当前位置: 必发365官网 > 中医中药 > 正文

走进中国高等中医教育的“西南联大” 中医中药

时间:2019-05-19 22:19来源:中医中药
二、开创中医养生康复学科 中流砥柱担重任 人才济济是摇篮 孟景春,男,1922年7月生,江苏张家港人,大专学历,中共党员,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 南京

二、开创中医养生康复学科

中流砥柱担重任 人才济济是摇篮

孟景春,男,1922年7月生,江苏张家港人,大专学历,中共党员,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

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陆莲舫回忆,南京中医药大学的前身是成立于1954年的江苏省中医进修学校,1956年更名为江苏省中医学校,1958年更名为南京中医学院,1995年更名为南京中医药大学。

三、悬壶济世,宅心仁厚

《中医学概论》编写前后

孟景春的中医临床工作从不间断,且疗效卓著,1994年被评为江苏省名中医。如今虽年逾90,仍每周三个半天门诊,每次门诊量达40人次,特别擅长脾胃病、妇科病等疑难杂症的诊治。他用药轻灵,顾护脾胃,注重经络辨证贯穿于临证始终。从医70年,孟景春始终将医德放在第一位,他常说,“医为仁术,用以济世活人,不能以术求利。”他学生的挂号费都已涨至100元甚至更高,他仍坚持初诊40元,复诊30元。对经济困难的病患,他还多次解囊相助。

追踪首批中医进修班学员的来源,大都是有来历的。进校前,他们不少是当地有声望、开业5年以上的中医。随着中医进修班、教学研究班、温病研修班的举办,这些学员虽只经过一年的学习,但已有一批优秀学员脱颖而出。

孟景春于上世纪80年代首先向国家提议创设中医养生康复专业,并主编了《中医养生康复学概论》教材。在南京中医学院创建了全国首个中医养生康复学科,组建了中医养生康复教研室,使南京中医学院成为第一批培养养生康复专业学生的本科院校。培养了一大批杰出的养生康复专业人才,对今天全民养生保健和健康产业的发展影响深远。在他的带领下,经多年努力,学校已具备完整的养生康复专业的人才梯队,并成为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养生学重点学科。此后,由孟景春担当健康养生顾问,学校又先后创建了江苏省大学科技园健康产业园、健康养生工程中心和丰盛健康城,产生了良好的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

军人出身的由崑,1954年被江苏省政府任命为江苏省中医进修学校副校长。作为中医教育家和团队带头人,他恪尽职守,鞠躬尽瘁,以其远见卓识、人格魅力和精神力量,建立起一种互相尊重、分享体验、同舟共济的学术氛围,对南京中医药大学的贡献功不可没。

一、编写第一部统编中医药高等教育教材《内经讲义》《中医学概论》

自1955年底到1958年,该校共编写出版中医药教材28种740万字,尤其是《中医学概论》《中药学概论》《针灸学》,发行量之大、影响之广、赞誉之高,被出版界和教育界视为划时代的创举。这对以后全国中医药高等教育统编教材起到了奠基作用。

孟景春只知奉献,不图回报。从20世纪80年代,他就用自己的收入资助贫困学子。2008年,他一次性捐资20万元设立“中医树人奖”,资助学习上进的中医学子。同年,孟景春又出资5万元资助该校本科生孙龙创业。2013年孟景春倾其所有,捐赠毕生积蓄50万元,设立“中医励耘奖”,用于奖励校各附属医院的带教老师。2011年,他不顾89岁高龄,率先垂范,担任南京中医药大学第一批中医药学术传承指导教师,呕心沥血,培育传人。

中医界都知道,1956年成立了北京、上海、广州、成都4所中医学院,南京中医学院则是1958年扩建挂牌的,而原卫生部将其列为首批5所老校之一,是有着历史缘由的。

在中医教育界一直流传着南京中医学院有“二孟”之说,孟景春长期躬身教学,为课堂教学做示范,为全国中医院校培养输送了优秀师资。他先后主编34部教材、专著、译著(古译今)。公开发表医学论文90余篇、科普杂文200余篇,总计逾700万字,为弘扬中医文化、普及中医知识做出巨大贡献。

建校之初,江苏省政府任命该校第一任校长承淡安、副校长叶橘泉、由崑组成了学校领导集体。他们将一批饱学名医纳入新中国高等中医药教育的麾下,使之成为学校的一代宗师、一代名师。

四、笔耕不辍,教书育人

“中医的跌宕起伏直接关系到个人命运。”周仲瑛想起建国初期的中医风云变幻,感受颇深。他说, 那时,中医发展处于困境,受当时部分人“消除中医”思想的影响,全国掀起一股中医进修西医的风潮。考试是西医内容,上课是西医课程,这显然对中医的发展不利,也是没有前途的。1954年底,形势发生了变化,自己参加第一期中医进修班考试时,考的全部是中医内容,立刻感到中医受到了重视,要振兴发展了,因而自身命运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1957年毕业于江苏中医进修学校,曾任江苏省及南京市中医学会副会长,江苏省中医学会内经研究会主任委员,第一批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药学术传承指导教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1978年被评为江苏省先进卫生工作者,1989年被评为江苏省优秀教育工作者,1994年评为江苏省名中医。2011年被评为江苏省四好离退休干部党员。

中医兴,须人杰。1954年,江苏省中医进修学校南京中医药大学前身应运而生。一批中医药大家组成的群体,在时代变革与传统文化发生冲突时,秉承“艰苦创业、严谨治学”的宗旨,以教育者的人格力量和学术自由这两块基石,成功实现了中医教育由传统师承模式向现代院校教育模式的转换,造就了中医行业的一代大师。可以说,南京中医药大学的发展历程,就是一部浓缩的新中国中医药文化史和教育史。

孟景春作为全国第二批中医院校师资培训班授课老师,参与构建了中医药高等教育模式。在没有全国统编教材的情况下,他编写了《内经辑要》(获德国莱比锡国际博览会金奖),在此基础上又编写了第一部中医高等教育教材《内经讲义》及教学用书《内经教学参考资料》。其中《内经讲义》成为后来全国统编教材《内经》与《中医基础理论》的母本,是中医高等教育教材编写的里程碑,为今后内经和中医基础理论课程体系的设置开创了新局面。为遵照西学中的指示,孟景春编写了第一部西学中教材《中医学概论》。该书1958年9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海内外总计发行超过100万册。1987年,《中医学概论》获得了江苏省科学大会奖。该书是高等医学院校西学中的第一本较完备的教材,对于中医学知识的普及和走向世界影响深远。

周仲瑛回忆,1955年,承淡安、叶橘泉成为全国第一批中科院学部委员。开学时,学校聘请了8位老教师,被称为“中医八老”。他们分别是:主讲《内经》、《中医诊断学》的时逸人,主讲《祖国医学史》、《各家学说》的周筱斋,主讲《方剂学》的樊天徒,主讲《伤寒论》、《温病学》的宋爱人,主讲《金匮要略》的朱襄君,主讲《针灸学》的孙晏如、李春熙,主讲《内经》、《伤寒论》的吴考槃。此外,还有邹云翔、沙星垣、江育仁、曹鸣高、陈丹华等主讲临床各科。

中医中药 1

“大学者有大师之谓也”。几十年来,南京中医药大学培养了一批批名噪海内外的中医药大师。在第一批“国医大师”中,有10位从这里走来,中医药界有5位院士从这里走来,还有原河北中医学院院长夏锦堂,原云南中医学院院长戴慧芬,江西中医学院教授魏稼……

五、捐资助学,甘为人梯

除此之外,全国中医院校选用南京编写出版的中医教材,这成为高等中医教育的第一代教科书。受原卫生部委托,南京还编写出版了《中医学概论》、《中药学概论》以及中医药各类教材和教学参考书、工具书计28种,解决了中医院校创办初期的教材使用问题。后来,原卫生部主持编写的第一版全国中医学院统编教材,也是在南京所拟定大纲的基础上修订编写的。同时,原卫生部还委托南京举办全国中医师资进修班、中医教学研究班,为全国各地培养和输送了一大批中医师资人才。

他编写了全国第一部统编中医药高等教材《内经讲义》、第一部西学中教材《中医学概论》,在全国创建第一个中医养生中医中药,康复学科。对患者、对学生、对年轻教师他常常解囊资助,桃李遍天下。

“其实,自己成才的关键一步是考上江苏省中医进修学校。在老师的指导下,得到进一步的学习和深造。”92岁高龄的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第一期中医进修班学员肖少卿说,当学生时,老师“医道无饱学,何有岐黄家”的教导,使得自己发奋读书,老师“愿做春蚕吐丝尽,甘为红烛照人寰”的精神影响了自己;当老师时,悟出“身教最为贵,知行不可分”的深刻内涵,认为“医者为人之司命,必备仁德、仁心、仁医、仁术,全心全意为患者诊治,促其康复”,因而教育弟子“学宗岐黄扶困济危,道法扁佗济世活人。”

由于南京对高等中医药教育作出的卓越贡献,原卫生部把南京列入首批成立的5所老校,行文序列为北京、上海、南京、广州、成都。国家教委领导也把5所老校概称为“东西南北中”,南京中医学院居中。这也一直为全国中医学院所公认。

谈起学校的创建过程,周仲瑛说,1954年召开“振兴中医药”大会,传达了毛主席“中国对世界上的大贡献,中医是其中的一项”精神,并计划建立中医院、中医进修学校和中医研究所。这就说明了当时中医振兴已经在方针、政策方面非常明朗,一下子就把医教研三个主体一把抓起来了。

由崑这个名字,许多人并不知晓,可第一期中医进修班的学员们却将这位传承中医传统文化而又有开拓进取精神的老校长铭刻在心。特别是他提倡的“交替教学法”,让人们难以忘怀。其为人处世、治学态度、奉献精神也感人至深,影响久远。

这些教师,大都是当地名医,有着丰厚的收入,舒适的生活。为了新中国的中医教育事业,他们关闭了自己的医馆,放弃了高收入以及富裕的生活条件,投身到轰轰烈烈的中医工作中来。他们以大局为重,与大家“同尝甘苦,共体艰危”,体现了教育者的人格力量和高尚道德。

一大创举 引来全国同行

1955年3月,当第一期中医进修班开学时,全国还找不到一本符合高等中医教育要求的正规教材,只能采用任课老师编写的临时讲义。如何编写出适合中医高等教育的系统教材?当时是困难重重,既无可供参考的蓝本借鉴,也无有经验的编写人员。

“那时,以承淡安、叶橘泉、由崑为主的校领导,端正了中医办学方向,强调中医‘先入为主’的原则,停开西医课,先学中医课,并以四大经典为主。”肖少卿清楚地记得,学校制定了第一套教学大纲,编写了第一套中医系列教材,培训了第一批师资,谱写了新中国中医教育史上许多引人瞩目的第一。

五所中医老校之由来

1955年下半年,由崑副校长想出一个办法,发动师生,尤其放手让学员们边学边干。他们收集资料,讨论纲目,分工编写,用于课堂教学后,又多次易稿,最后成为中医系统教材。

三兵教学 通过三关较量

在北京中医学院筹建时,办学困难很大。原卫生部曾准备在南京以中医学校为基础建立中医学院。后来从南京抽调一大批中医骨干支援北京中医学院,还支援河北、山东等地的中医院校。

被誉为“中国高等中医教育摇篮”的南京中医药大学,不止在于她拥有一大批名扬四方的中医药大家,不止在于她向全国输送了一大批学有专长而无私奉献的栋梁之才,不止在于她编写了一系列的中医高等院校教材,更在于她在艰苦岁月中形成的坚定信仰、自强奋进、开拓创新和奉献精神,从而展现出中华民族灵魂中的珍贵品质与向上力量。在这里,我们看到一座座精神丰碑,一个个人格典范,一门门学科基石,虽然历经60年的风风雨雨,至今仍让我们景仰、敬佩、自省。

据统计,上世纪50至60年代,南京中医药大学培训的学员遍及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人数达1436名。他们有的成为了院士,如董建华、程莘农;有的成为第一批“国医大师”,如王玉川、王绵之、颜正华、周仲瑛、张灿玾、班秀文、张学文等;有的成为著名中医教育家、临床家、文献学家,如夏锦堂、杨甲三、杨长森、刘弼臣、孟澍江、陈亦人、吴贻谷、彭怀仁、孟景春、宋立人等。这一师资优势,奠定了南京中医药大学高等中医教育摇篮的历史地位。

过去的教材和教学方法已经不能适应当时的情况了,必须首创一套新型中医教育模式,怎么办?由崑副校长提出“官教兵、兵教官、兵教兵”的方法,即“交替教学法”,是解决师资、教材和教学方法的一大创举。

编辑:中医中药 本文来源:走进中国高等中医教育的“西南联大” 中医中药

关键词: 联大 中国 中医